博主
姓名:地产江湖 的空间
单位:
职位:
访问人数:10590
正文
吴旭的“第二次创业” (2020-11-24 18:32:10 )

 

  从最近两次签约来看,尽管分属协信商管和协信家,但从业务类型上看,这两笔合作都属于是协信的轻资产拓展。

  在官方消息中,对于11月20日的这次签约,表述为“协信商管轻资产业务再下一城”。据悉,这也是协信轻资产业务首次进入浙江。根据协议,协信商管将在项目签约后计划打造温州首座协信星光天地。

  类似的是,协信家所签下的上海宏伊虹桥项目是其在上海拿下的第六个项目,在此前两个月内,协信家已经在上海签约两个项目。

  如今看来,或许轻资产业务将会成为吴旭口中这条“新路”上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整个协信体系颇为庞大。协信控股集团作为最大的母公司,旗下共有不动产、金融和科技三个平台。其中,不动产里又囊括了包括协信远创、协信星光商业、协信家、天骄爱生活等住宅、商业、物业等平台。

  想要进一步猜想吴旭的下一步“行进轨迹”,首先便要理清这几个平台之间的从属关系。

  按照相关公告显示,吴旭通过华富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协信地产控股有限公司100%股权。今年4月15日,协信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及吴旭与 CDL 签订《股权认购和购买协议》,CDL通过受让股权和增资,持有协信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子公司HCP的63.75%股权。

  借此,CDL也相应获得了HCP旗下汉威香港63.75%的控股权。而汉威香港又与绿地控股分别持有协信远创80.01%、19.99%的股权。因此根据约定,协信远创将由CDL与吴旭共同控制。

  依照股权架构不难判断,CDL拿下的主要是协信的地产板块。对此,观点地产新媒体与熟悉协信的相关人士确认后获悉,协信远创与协信商管确为两个不同的独立平台。

  从这个角度来看,地产板块没了“后顾之忧”的情况下,吴旭也得以有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商管板块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卖”出去的协信远创里也并非完全只有住宅业务。根据公告,协信远创主要从事的业务为房地产开发与商业运营,并坚持商住产一体化开发模式。目前,公司的主要产品为住宅、商品房、写字楼、商铺以及产业地产。

  从财务数据上看,协信远创上半年共录得收入20.57亿元,其中房产销售只占比83.77%。在此之外,协信远创上半年还实现了租赁收入1.43亿元,占其总收入比例的6.93%。

  对此,有市场人士猜测指出,在协信远创里的商业板块或许主要是商开部分,而如星光商业等商管板块则是独立存在于地产平台之外。

  从规模上看,协信远创内的商办规模并不大。相比之下,吴旭的发展重心或许会更多放在能够更快开拓第三方市场的轻资产商管之上。

  而说到协信的轻资产业务,则不得不提及在CDL之前被称为最有可能入主协信的绿地。

  其实,早在2016年11月绿地宣布拿下协信远创40%股权时,其便提出宣言称,合作双方将努力使协信远创成为以商业与产业地产运营为主的轻资产公司,成为该专业领域的标杆企业,并积极推动其实现公众化。

  更为直白地说,绿地最初与协信的合作,很大程度便是基于“轻资产”这一元素之上。也正因为此,当几年后的发展情况有些事与愿违时,绿地会选择向后退一步。今年4月,在CDL入股的同时,绿地宣布转让手中持有协信远创20.01%的股权。

  由此,也有业内人士猜测,或许吴旭将地产平台“出手”,除了解决公司资金的“燃眉之急”之外,还存在着进一步明晰轻重资产发展平台的意味。

  从目前来看,星光商业无疑是吴旭手中最为重要的一个商管平台。11月10日中标昆明项目、11月20日拿下温州项目也同样是出自该平台的手笔。

  能够看到,在协信的官网上对于星光商业的定位仍是“致力于成为领先的商业资产管理与运营专家”。据相关人士透露,协信和绿地当初还有过“约定”,即除了协信地产系列, 绿地控股旗下部分管理业务也将交由“星光商业”运营管理。

  只是随着绿地的“退意萌生”,这一约定最终能够落地几何,如今也成了未知数。

  另外还有一件值得深思的事,在CDL入股协信远创的“前夜”,协信商管曾进行过一次人事调动——梁飞建任职协信商管公司总裁、杜国疆任商管公司常务副总裁。

  资料显示,梁飞建曾任万达商管集团副总裁,于今年1月7日正式离职;而杜国疆则是协信星光系商业创始人之一。

  或许,吴旭在决定“放手”地产板块时,就已经开始为下一阶段做起了准备。从管理队伍的搭建,再到如今的频频落子,对于吴旭而言,商管业务也许正是其等待再度“崛起”的重要砝码。

  来源:观点地产网

分享到:
阅读 () | 评论 (0) | 转载 | 收藏
文章评论:

对不起,您的账号尚未进行真实身份信息注册,评论不能同步到微博!

Copyright © 中鸿地产网版权所有